[占有]记住发布地址 https://www.v2ba.vip
占有
 

 
                第一章
 
  「呜……呜……不要……我……我……不行……了。啊……呜……」
 
  一声声类似低泣的声音微弱的从一间寝室内断断续续的传了出来,循着细小 而又微弱的声音走了进去,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幅怪异的景象,令人不解?! 
  在幽暗的房内,暗紫色的装潢,四周围的窗帘全部拉上,不透一丝日光进入 房内,在房间的正中央摆着一张可容纳好几个人的床,床上躺着一名少年,少年 不算是美丽,但原本清秀的脸庞此刻却染上了醉人的红晕,使得少年看起来妖媚 异常,充满着莫名的吸引力,雪白稚嫩的身子染上了玫瑰般的色彩,有如盛开的 花朵一样。
 
  少年像是再也受不了什么的睁开了原本紧闭的双眼,天阿!竟然是魔魅的血 红色,头发金白色长至腰际,血红色的双眼为少年清秀的脸蛋带上了妖异之感, 全身雪白没有一丝别的颜色,带有着病态的美感。
 
  而此刻少年原本明亮有神的大眼却染上了情欲的色彩,蒙上了一层薄雾,似 乎要滴下眼泪般水汪汪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眼前的男子坐在一张深紫色天鹅绒的椅子上,双脚优雅的翘着二郎腿,双手 环绕抱胸,身穿黑色的长袍,只有腰部系着一条丝带,露出了性感结实的胸襟, 有种莫名的吸引力,男人的容貌有如天神般俊美却又带着邪肆,暗紫色的双眼此 刻正火热的盯着少年看,形状完美的薄唇勾起了一抹情欲的笑容,似乎想要把眼 前令人心醉的少年给拆吃入腹与血肉溶在一起般的眼神,令人脸红心跳不已,男 子有雅的拿起放在一旁鲜红色的酒,缓缓的喝着杯中物,魔魅的对着少年笑了笑。 
  男人听见少年微弱哀凄的求饶声,挑了挑完美的眉,随即笑了出来,低沉而 又暗哑的笑声充斥在房内,形成了一股奇怪而又暧昧的气氛。
 
  男人双眼紧盯着少年美好雪白的裸体,眼中慢慢的泛起了浓浓的情欲,然后 缓缓的起了身,把手上的酒放在床边,缓缓的走向少年,走动之间,男人俊美的 脸上浮现出了金色难解的花纹,头上竟长出了两只暗金色的尖角,背后更伸展出 一双巨大的暗紫色羽翼,原来男子是魔族中的皇族,头上的尖角更是凸显出男子 是现任魔界之王-玉极,而床上的那名少年正是他从人间带回来的-白月。 
  玉极的举手头足之间充满着贵气,他不急不徐的走到了床边站立着,双手抱 胸,任由紫色长发披垂在身后,只有几撮调皮的垂到眼前,却更显现出玉极放荡 不羁而又邪魅的气质。
 
  「你这么的漂亮,纯洁的不受一丝污染,我在看到你的那一瞬间,你,就是 我的了,我一定要好好的蹂躏你!使你的纯洁又美丽的灵魂变成是我的!」玉极 看着白月,缓缓的说出了带有浓厚占有欲的一段话,话语中有着不可一世的口气。 
  「我想……我之前喂给你我的血,应该已经发生效用了吧!哼哼哼哼!」 
  玉极邪恶的笑了,看到白玥全身泛着玫瑰般的红潮,心理想着时机成熟了, 就要扑上白月,肆意的掳劫白月甜美的一切了。
 
  白月眼框含泪看着玉极,全身上下因他露骨的视线而起了不由自主的轻颤, 带有情欲的目光,好象是在爱抚着白玥的全身,使得白月敏感而又美丽的身体被 勾起了酥酥麻麻感觉,充斥着他青涩而又懵懂的身体,幼小而稚嫩的分身,此刻 正诚实的反应着主人所承受的快感而高高的翘起挺立,更因为白月感受到的不知 名快感,前端已分泌出一些透明的爱液,使得两腿之间已有些许的濡湿,在白月 微红的身体上更显的淫乱而不知羞耻。
 
  白月像是在也受不了那体内不知名的情欲以及陌生的快感,在玉极露骨的目 光之下,全身弓了起来,那高高翘起的分身因主人双腿间摩擦到敏感的皮肉而释 放出了精华,在射出的同时,白月发出了一声情不自禁的叫喊,喊完之后无力的 躺在床上气喘吁吁,全身泛着高潮后的粉红,令人心动不已。
 
                第二章
 
  那是一声足以勾起任何男人心理最深沉的欲望的叫喊,声音清脆嘹喨,既柔 且充满着媚惑之感,成功的引起了玉极的冲动,他缓缓的脱下了身上的束缚之物, 展现出修长健美的身材,没有一丝赘肉,十分的完美。
 
  玉极轻柔得有如猎豹般的上了床,把白玥的双手双脚绑在从床顶垂掉下来的 丝带上,动作轻柔的没有伤害到他的身体。
 
  玉极的眼中呈现出他想了很久的美好裸体,而白月因高潮才刚刚过去,身体 染上了一层瑰丽的红晕,血红的双眼闪着泪光迷蒙的看着玉极。
 
  玉极看到白月迷蒙失神的双眼似乎更加的兴奋了,把躺在床上还回神不过来 的白月打开呈现<大>字型,玉极的手一碰到白月的身体,白月低呜了一声,似 乎是在抗拒玉极叫他不要这样做,玉极感受到了白月微小的挣扎,也只是挑了挑 眉,依旧把手伸到了白月胸前未开放的乳珠,淡淡的粉红色,吸引着玉极的视线, 玉极用手不停的上下左右的揉捏玩弄着,很快的乳珠马上就充血挺立了,在玉极 这样做之后,白月娇喘连连,由胸前窜起的酥麻的奇异感觉,使得白月渐渐的迷 失了神智,在快感中不能自拔。
 
  「不……你……不要……这样……啊……啊……哈……哈。」白月因胸前的 敏感处一直被玉极玩弄着,而不停的发出呻吟声,身下的分身又再一次的挺立了。 
  玉极邪恶的笑了笑,那一瞬间的笑容使得白月失了神,迷失在笑容当中,而 恍恍惚惚的任玉极玩弄而不自觉。
 
  玉极看到白月柔顺的任自己亵玩,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往浑圆雪白的耳垂 进攻,舌头灵活的舔吻啃咬着白月柔软的耳垂,似轻柔却又带有着一点粗暴的玩 弄着,白月也只能无力的承受着男人所给予的一切而瘫软在床上呻吟不已。 
  白月在玉极的上下夹攻之下,几乎就要射了出来,但玉极却坏心的不肯让他 解放,一直玩弄着他的乳头,白月忍不住的哭喊出声,想要释放的欲望充斥着全 身,终于在玉极的双重夹击之下,敏感的分身立刻就射了出来,白月再次无助的 迎接了一次灿烂的高潮。
 
  「不……不要……我不要了……啊~~哈……哈……啊~~~哈……
 
  ……「白月忍不住的哭喊出声,不断的求饶,全身颤抖不已,气喘吁吁的。 
  玉极十分满意的笑了,低头吻上白月因失神而微张的嘴唇,不断的吸取白月 口中的一切,与自己的舌头互相嬉戏般的一直交缠在一起。
 
  玉极的舌头灵活的舔过白月口里的每一处地方,包括口腔及每一颗牙齿,直 到他受不了喘不过气的哭了出来才放过了他,而白月哪曾如此被人吻过,全身的 力气好象被玉极这充满情欲的一吻给吸走了一般,清秀的小脸上满是情欲的色彩。 
  玉极双手捧住白月的脸,仔细爱怜的吻着白月小小的脸蛋上的五官,吻完之 后一只手揉捏着白月小巧的乳珠,另一只手则爱抚着白月幼小的性器,缓缓的上 下套弄着,十分熟练的把玩着,不时还玩弄一下垂在两旁的小球,白月在玉极高 超的技巧之下又射出了自己的精液,眼泪因快感太过强烈而流了下来。
 
  玉极见状轻柔的吻去了白月脸颊上的泪珠,亲吻着白月汗湿的额头,原本在 爱抚白月性器的手,沾了些许白月射出的混浊爱液伸到了他从未为人开启的后穴 中,或许是因玉极之前喂白月自己的血的缘故,血中一般人来说带有着催情及止 痛的效果,手指十分顺利的进入了白月的后穴之中,而白月也只是感受到了一点 压迫之感而已,玉极看着白月脸上慢慢泛起的红潮,好想就这样冲进白月温暖的 体内,狠狠的蹂躏,使白月哭喊求饶,但,还不行。
 
                第三章
 
  玉极的手指一直在湿软的后穴中来回摸索,直到玉极摸到肠壁中那最敏感的 那一个小小凸起时,玉极带有情欲并且邪恶的笑了,手指更是毫不客气的一直揉 捏着那一点小小的凸起。
 
  「啊~~啊……啊……不要~~~~」白月像是遭到电击般的大声的呻吟起 来,分身未经人触碰但却挺立了起来,前端流出一些透明的液体,似乎是在等人 来爱抚一般。
 
  玉极听到白月敏感的呻吟,又探进了三根手指头,四根手指头一直在后穴中 翻绞着,四根手指灵活的按压着白月敏感的肠璧,进出之间夹带着大量的肠液及 少许粉红色的媚肉,咕啾咕啾的水声从后穴里传出,令人脸红心跳不已。 
  白月金白色的头发披散在暗紫色的床上形成了一幅妖异的对比,此刻原本柔 顺的长发正因感受到的快感而狂乱的飞舞着,「啊~~哈……啊~~~为什么… …会这……样……求求……你不……要了……啊~~~~~」白月被一直向自己 席卷来的快感给冲散了神智,而身体更是不知羞耻的放浪的迎合着玉极的手指。 
  玉极非常满意现在白玥所表现出来的媚态,手指一直不停的玩弄着那紧实又 火热的后穴,如天鹅绒般的触感使得玉极很期待接下来他进入白月的那一刻极乐。 
  后穴一直紧紧的吸住玉极的手指,就好象要把手指给吞进去一样,玉极觉得 时机成熟了,一口气把手指全部抽出。
 
  「啊~~不要……」白月发出不满的低鸣,觉得后面好空虚好空虚,好想要 有什么来填满自己,但又不知道是什么,所以白月只能一直无助的摇着身体,发 出不满足的低鸣。
 
  玉极看到白月不自觉表露出的媚态,脑中闪过一个想法,随即邪恶的笑了笑, 伸手把之前放在床头的红色的酒拿了过来,缓缓的倒在白月的身体上,一时之间 酒香散布在整个房间中。
 
  白月因为突如其来的酒液,给吓的叫出声来,但是随即又因为身体的火热而 觉得酒散发着使自己迷蒙的醉意,「阿~~好冰……阿……不……酒…… 
  好热……阿……不……要……「
 
  玉极在听到白月的声音之后,「小乖~好冰还是好热啊?难受吗?」
 
  白月听到玉极的问话之后,颤抖着嘴唇回答「好冰又……好热……阿……好 难……受……呜……」
 
  「好难受是不是?小乖,来,我把他舔掉喔!你的身体是最天然的盛酒器阿!」 
  玉极说完,他看着白月身上的酒与雪白的身体成了明显的对比,使白月看起 来既妖媚又清纯,酒液流在白月的身体各处,形成了一幅淫靡的景象。
 
  玉极低下头来,甜弄着白月身上的酒液,从脖子开始缓缓的喝着,顺着完美 的曲线向下,玉极含住了白月的乳珠,玉极使酒液在自己的口腔内润滑玩弄着小 巧粉红的乳珠。
 
  「阿~~不要~~好热~~我……阿……不~~~阿……」白月因为玉极的 舔弄而甜腻的叫出声,胸前可爱的乳珠窜起了酥酥麻麻的快感。
 
  听到白月的呻吟,玉极舔弄得更起劲了,邪恶的舌头离开了乳珠,往白月雪 白臀瓣中的幽穴中挺进,后穴因为刚刚的开拓,轻易的容纳下玉极的舌头,玉极 竟然在幽穴里灌进了不少血红的酒液。
 
  白月因为玉极邪恶的舔弄而放声的呻吟着,「阿~~不要~~好脏~~阿~~ 好热~~里面……好热……阿~~不~~」白月因为幽穴里被灌进了烈酒,火热 热的感觉却又带着奇异的快感传遍了全身,使得白月又在一次的射出了爱液。 
  看到白月如此的意乱情迷沉醉在自己所创造出来的快感中,当下觉得时机成 熟了,便撤出了幽穴,而白月早已成迷在快感中的身体发出不满的摇晃,「阿… …不……要……阿……」
 
  「想要我吗???求我阿快点!不然我就不给你了喔!!!」玉极恶质的把 自己粗大火热的性器停在幽穴的洞口,一直在外面绕圈圈磨蹭着后穴,迟迟不肯 进入,他要白玥完全的臣服在自己的面前,「快点求我啊!」玉极又催促了一次, 坏心的把身下粗大的性器只进入了幽穴一点点便停止不动了。
 
                第四章
 
  白月无助的看着玉极,咬了咬玫瑰色的唇,颤抖的开了口,此时一切已经不 再重要,他迫切的需要有人来填满自己,「快……进入我……拜托你……我已经 ……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身体。好……奇怪……啊~~」
 
  白月羞耻开了口,玉极满意的勾起了一抹笑容,快速的进入早已充分火热湿 润的幽穴里,并低下头来在白月的耳边轻声说道「乖孩子!我的玥儿!」 
  白月因幽穴里的充实胀满的强烈快感而叫喊出声,而之后又一直断断续续的 呻吟着,「啊~~~~~~啊……啊……啊……哈……哈……阿……呜……」 
  玉极把自己粗热巨大的凶器不断的抽插着娇嫩而又紧窒的幽穴,不断摩擦着 白玥敏感火热而又脆弱的肠壁,并且精准的对着那一个小小凸起一直摩擦着。 
  白月受不了如此的刺激,正当他想要解放时,玉极却眼明手快的握住了白月 分身的顶端,不让他解放,玉极邪恶的一笑,不理会白月凄厉令人心软的哭叫声, 继续猛烈的抽插着脆弱敏感的幽穴,而白月也只能承受着玉极的撞击而一直发出 甜腻的呻吟声。
 
  「啊……哈。啊……呜。不……要……再。来我要……被你……玩……坏了 ……啊~~~~~」白月不停的求着玉极放过自己,想要解放的欲望充斥着全身, 但是幽穴却又不停的传来如雷击般的快感,一直从脊椎蔓延到全身。
 
  白玥迷蒙的看着玉极,血红的双眼蒙上了雾气,而玉极在一直不断吞吐着自 己性器的幽穴中得到了极大的快感,忽然的把手放开,白月与玉极一同迎接了极 光般灿烂的高潮。
 
  玉极把束缚住白月的丝带全部解开,正以为结束了的白月松了一口气,双眼 就要闭上时,玉极却把白月翻转过来弄成狗爬式背对着玉极,「还没有结束喔~~ 小乖乖~~」说完立刻把身下未见软化依然高昂的粗大凶器快狠准的插入那令他 迷恋不已的后穴里。
 
  「啊啊~~~~哈……哈……呜……哈。哈。好深……不要……内脏要…… 被……搅烂了……求求……你饶了……我……我不行……了……啊~~~~」白 月因玉极从后面十分的深入自己的体内而哭了出来,巨大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 令白月只能无助的抓着身下的床单,承受着玉极越来越凶猛的撞击,一次又一次 的顶到体内深处敏感的凸起,好象要把肠子给顶破一样,使得白月快要承受不住 如此巨大的快感了。
 
  玉极一直抽插着白月柔媚敏感的肠壁,忽然,好象有丝帛裂开的声音出现了, 白月的身体终于承受不住玉极猛烈的抽插而受伤了,血液混合着精液缓缓地从两 人结合的部位流了出来,红红白白的在雪白的两腿之间显得十分的淫乱,玉极在 看到血之后更加的兴奋了,身后巨大的暗紫色翅膀覆住了白月,双手抓住了白月 雪白而又细瘦的腰身,眼神开始狂暴了起来。
 
  玉极把自己变的更加粗大的凶器更猛并且粗暴的抽插着温暖的后穴,把后穴 给撑到极限了,白月因玉极的粗暴眼神逐渐迷蒙黑暗,但是玉极却不知道白玥所 发生的变化,还硬生生的把白月就着交合的姿态给反转过来面对着自己,并且使 白月白嫩的双腿跨坐在自己身上。
 
  白月的幽穴则是一直咬住自己粗大的火热,两人结合的地方已经深到连玉极 都不知道了,玉极凶猛的一直深入绞弄着后穴,像是要把他搅烂般的粗暴的插着, 每一次的抽插都夹带着玫瑰般的花汁,玉极粗暴的进出之间,夹带着后穴内些许 的媚肉,使得后穴已经有点合不起来了。
 
  「啊~~哈……哈……呜……呜……啊~~~」白月在被玉极反转时被突然 窜起的巨大酥麻快感给弄得快昏过去了。
 
  但是,随即便被玉极粗暴的动作给弄得叫痛不已,「啊~~~好痛……不要 了……好痛你……你不要再来了……」白月被玉极粗暴的痛作弄的下身流血不止, 只能一直哭喊着叫痛,但是玉极此刻已经被欲望迷失了神智,他只知道要好好的 蹂躏眼前的这具身体,潜藏的兽性已经被白月给引爆出来了。
 
  在偌大的房内,啪搭啪搭的肉体撞击声使得两人都迷失了神志,就像是最原 始的野兽一般,淫乱的呻吟,淫乱的撞击声,淫乱的喘息声,都使得人发狂! 
  白月早就已经失去了神志,只能令快感不断不断的涌现,身下的分身早已射 不出来了,还因快感太过强烈而尿失禁,身下红红白白黄黄的湿了一大片。 
  一下?十下?还是一百下?白月已经无力去计算了……
 
  不知过了多久,玉极终于低吼出声,射在白月已遭到无数摧残的后穴哩,白 月在玉极射出之后就全身虚软的倒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下半身麻木没有知觉, 全身再也没有一丝的力气了,原本清澈明亮的大眼,此刻却充满着灰色黯淡的色 彩。
 
                第五章
 
  玉极把已软下的性器轻柔从白月的身上抽出,一抽出,啵的一声,许多精液 混合着血液一起从已经闭不太上的后穴中流出,像是一朵即将枯萎的残花,全身 上下还有着无数的青青紫紫。
 
  白月全身虚软的被玉极抱起,看到白月的惨状,玉极眼中满是懊悔以及柔情, 把白月带至浴室,两人泡在热水之中,白月因热水而不禁轻叹一声,玉极抱着白 月互相的看着对方,时间似乎就这样静止了。
 
  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玉极的手伸到了白月刚刚饱受摧残的后穴里,白月感受 到玉极的动作,忍不住的恐惧了起来,玉极感受到了白月的恐惧,给了白月一个 不要害怕的眼神。
 
  「不要怕,小乖,不把你体内的液体弄出来,你明天会拉肚子的。」说完继 续动手把白月身体里残存的液体弄出,之后白月再也忍不住身体的疲累而睡着了。 
  玉极看到了,便把白月从热水里抱起,擦干自己与白月的身体,把白月放置 到床上,自己则躺在白月的身边,轻轻的在白月身上落上属于自己的印记,并且 在白月的耳朵上低语:「你是我的了!」说完便搂着白月两人沉沉的睡去…… 
                夜晚
 
  「………妈妈……爸爸……我好………想你们…………爸爸……妈妈……你 们在哪里…………」白月在睡梦中不断的说着梦话,清秀的小脸上,满是哀凄的 色彩,双手高高举起一直胡乱的挥着,好象要抓住什么似的。
 
  睡在白月身边的玉极马上就被白月给惊醒了,玉极一起身,看到白月一直在 说梦话,并且小小的脸上竟然是不正常的红晕,玉极马上联想到是不是自己使得 白月开始发烧,立刻自责不已,双眼满是懊悔。
 
  「该死的,早知道就不要喂小乖我的血了,真是该死!」玉极满是懊悔说着, 双眼眨也不眨紧张的看着白月,自己原本的意思是因为白月是第一次经历这种男 男间的欢爱,所以才喂了自己的血,因为魔的血对人类带有催情及止痛的效果, 没想到却引发白月发起高烧来,令玉极心疼不已。
 
  「冷………好冷……妈妈……爸爸……好冷……。」白月因为少了玉极的体 温而开始喊冷,一直颤抖不已。
 
  玉极见到白月喊冷,立刻上前抱住白月,「你还冷吗??小乖??」说完玉 极用自己的魔力送入白月的全身。
 
  只见到白月不再颤抖,但还是梦话不断,「爸爸………妈妈……我…好…。 
  想你们………你们……。在哪里………妈…爸……。呜~~呜~~「白月说 着说着便一直流下泪来,小小的脸蛋上满是泪痕,令人生怜。
 
  玉极看着白月一直在流眼泪,心疼不已,当下决定要进入白月的梦中一探究 竟,看看到底是发生怎样的事情白月才会一直流泪不止。
 
  「掌管梦的梦之力啊!我以魔王之名-玉极,向你借助你的力量,让我进入 眼前的人的梦中吧!」
 
  玉极刚念完咒语,四周就散发出柔和的光晕,把玉极跟白月给陇罩了起来。 
                梦中
 
  「哇~~~~哇~~~」一声声婴儿的啼哭从产房中传出,一名英俊的男子 立刻神色紧张的冲了进去。
 
  「恭喜你!恭喜你!你的太太生下了一名男婴,恭喜你!」
 
  「谢谢你!老婆你看到了吗?我们的孩子!」那名英俊的男子激动的抱过孩 子,立刻冲到还在手术台上的一名美丽的少妇面前。
 
  「老公,恩恩,我看到了。」那名美丽少妇也是激动不已。
 
  「老婆谢谢你,谢谢你」
 
  「老公,他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礼物啊!」
 
  「是啊!是啊!老婆!」
 
  这一幕是令人欣喜的,但……。
 
  随着孩子的长大夫妇两人慢慢的察觉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孩子长的完全不像 他们两个,竟然长的十分普通,勉强也只能称得上是清秀而已,而且孩子的眼睛 竟是妖魅的血红色,随着时间过去,孩子越长越大,原本乌黑的长发竟然慢慢的 淡化变成金白色,白皙透明的皮肤怎么晒也晒不黑,还带着病态之色。
 
                第六章
 
  为此那名英俊男子开始升起了无数的怀疑以及推测,后来还带着孩子去医院 检查DNA,但,得到的结果都是孩子的DNA与自己吻合,男子觉得很奇怪, 为什么孩子会变成这样,便把孩子带去给认识的权威医生看。
 
  「很抱歉,这位先生,您的孩子得到了罕见的白化症,这种疾病是先天的遗 传疾病,可能是您或是您太太有这样的遗传基因,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医生,白化症得了会怎么样吗?我的孩子他没事吧??医生??」少妇很 在听到医生的话之后便很紧张的问着他。
 
  「得了这种疾病的孩子,慢慢的全身色素会淡化,只留下眼睛的颜色不会淡 化,这个疾病会使孩子在20岁以前死亡,抱歉,我无能为力。」
 
  男子在听到医生的话时,心中充满了震惊,随即来的是愤怒,「你这个贱人, 有这种病不早说,害的我的孩子变成这种人,贱人!」男子英俊的脸孔扭曲的对 少妇喊着,把少妇和孩子一路拖回家,一到家便开始对少妇拳打脚踢,而孩子也 只能无助的窝在一旁,暗自哭泣,孩子不明白,一向和乐的家为什么会这样,这 一切都是自己害的,自己是个扫把星。
 
  这样的结果肇成了男子的愤怒,把一切的错都怪到自己的妻子身上,常常对 妻子拳打脚踢,造成美丽少妇经常身受重伤,连带的孩子也没有办法照顾,所以 孩子的身体变的很差,常常动不动就生病,而男子却不带孩子去看医生,只是一 昧的对少妇拳打脚踢并且冷言冷语的嘲讽她。
 
  就在孩子12岁生日时,发生了一件孩子永远不会忘记的事,这件事使的日 后孩子变的十分脆弱甚至渡过了自闭的童年。
 
  「哼!哼!看你生的孩子,竟然得了白化症,还活不过20岁,我要这个孩 子干什么,想帮我生孩子的人可是多的是,贱人!」英俊男子此刻正脸色狰狞的 对着美丽少妇开骂,恶毒的内容珠炮连连的向那对母子逼去。
 
  「你不要……这样……他是……我们的……骨肉啊……」美丽少妇此刻已泣 不成声,面对丈夫的指责她也只能一直流泪不已。
 
  「我不想在看到你了,你快点给我滚!」英俊男子对着眼前的母子下了逐客 令,真是绝情啊!
 
  「不~~~你不要这样对我,你把我们赶走了,孩子该怎么办,错的人是我 你不要这样啊~~~念在我们结发几年的份上,你不要这样啊~~~我求求你了~~~
 我给你跪下,求求你!」美丽少妇边哭边求着英俊男子,说完还跪倒在男子面前, 但男子不为所动。
 
  「好!你不走是吧!?我走!」男子说完转身欲走,而少妇却抱住男子的脚, 不让男子移动,「不~~你不要走阿~~~」
 
  「滚开!贱人!」男子毫不留情对着少妇狠狠一踢,少妇哪能承受的了正在 盛怒中的男人的一击,当场被踢飞。
 
  「哼!真是浪费我的浪费时间!贱人!」说完男子整了整衣服,头也不回的 走了,只留下母子两人。
 
  「妈妈,你怎么了??妈吗??」孩子呆在一旁完全不明白也不能理解发生 了什么事,只能快步跑到妈妈的身边,寻求解答。
 
  少妇听到孩子的声音便艰困的站了起来,「孩子,是妈妈……害了你……走 我们……去……一个地……方」
 
  以为要出去玩的孩子,便十分高兴的跟着少妇出去来到了大街上。
 
  少妇艰困的带着孩子到了一家孤儿院的前面,手探到怀里拿出了一封准备了 很久的一封信,「没想到,这封信竟然用的到,我原本只是备用的而已……」 
  少妇在男子开始对自己拳打脚踢的时候就为孩子准备了一条退路,生怕如果 自己不在了还有人可以照顾他,想到这里,少妇对着孩子悲凄的一笑。
 
  「孩子,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妈妈去办一件事情,我很快就会回来,我把这 一封信给你,你要好好保存喔!」说完少妇怜惜的摸了摸孩子,便转身离去了。 
  「好!妈妈,我会在这里乖乖等你的!」孩子天真的响应少妇,殊不知这是 他这一生中最后一次见到他的妈妈了……………
 
  孩子在孤儿院门口等着妈妈,但,妈妈始终没有来………。
 
                第七章
 
  不知过了多久孩子忍不住睡魔的倾袭而睡着了,等到孤儿院打烊时,孤儿院 的院长推开门出来只看见一个孩子睡在门口,小小的手上紧握着一封信,院长把 孩子抱起,并且把信打开,里面写着:
 
  打开这一封信的有缘人,我相信你跟孤儿院应该有关系,但如果没有关系请 把这封信带给这家孤儿院的院长看,谢谢………
 
  院长你好,我的家庭已经支离破碎了,而我又长时间因丈夫的误解而造成身 上带有许多伤病,我已经无法在扶养我的孩子了,希望院长你能够收留他,让他 在你这里活到20岁,就可以了,非常的感谢你,里面还有一张200万的支票, 希望你笑纳!孩子的母亲绝笔!P。S里面还有一封我给孩子的信请院长你在孩 子已经懂事时再拿给他看,谢谢!
 
  院长看完,把支票拿出来,支票的署名是Miss白,「我想我以后就叫你 白月吧!用你母亲的姓氏还有现在天空中高挂的皎洁明月。」
 
  之后白月便一直生活在孤儿院,他小小的心灵中一直认为是自己的不对才会 使爸爸及妈妈抛弃自己,所以白月一开始在孤儿院的5。6年都是一个人自闭式 的不说话也不跟人打交道,这种情况持续了很久,直到……
 
  「玥儿,你跟我来一下,我有东西给你看一下!」院长对着白月说到,院长 心想白月也已经10几岁了,该是时候给他看他母亲留给他的信了!
 
  白月看了看院长,点了点头,不发一语的跟着院长走。
 
  到了院长室之后,院长从抽屉中拿出一张已经泛黄的纸给了白月,白月看着 手上那张纸,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院长,「月儿,那是你母亲要给你的信,打开来 看看吧!」院长慈爱的看着白月,用眼神鼓励着白月叫他把信打开。
 
  白月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眼,借着双手颤抖的把信打开,信里面写着: 
  孩子,原谅妈妈,我这样做是不得已的,我得了骨癌是末期了,无法再照顾 你了,所以我只好拜托孤儿院的人来照顾你,也不要来找我了,我应该已经在我 和你爸相识的海边安眠了吧!孩子,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一切都不是你的 错,是命运啊!一切都是他的安排,希望你能够得到你的幸福,那样也是我的幸 福,在这个世界上不要忘了还有我爱着你啊!孩子,你得了一种稀有的病症,活 不过20岁,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抱持着善良的心活下去,而不是怨天尤人的心, 别了…我最心爱的孩子…母绝笔………
 
  看完了这封短短的信,信里的笔迹娟秀但很凌乱,显示出写字的人的痛苦, 白月感觉心中多年来的阴暗已经因为这封信而烟消云散了,白月的眼框一热,滚 烫而又大滴大滴的泪水便不受控制的涌出,「呜~~~呜~~~」白月掩面而哭。 
  看到这样的白月,院长抱住白月拍着他的背部,「孩子,大声的哭出来吧! 你压抑的太久了,久到你连你自己都快要迷失了!」
 
  院长温柔的安慰使得白月放声大哭,似乎是要把这几年来的眼泪哭尽一般, 「呜~~~~院长爷爷~~~~呜~~~谢谢你~~扶养我~~长大~~~」 
  此后白月变的沉默依旧但是待人接物上多了温柔,而且白月一直在做帮助其 它孤儿的事情,尤其是跟他一样拥有着自闭倾象的孩子,他更是有耐心的引导着 他们,因为他知道,没有父母不要自己的小孩,就算有那也是命运的安排,是强 求不来的!
 
  看到这里,玉极为白月的过去心中充满着无限的怜惜,更是打定主意要让白 月此后过着快乐的生活,不会再为别的事情所担心受怕!
 
  玉极退出了白月的梦,但白月仍是发烧不断,「小乖,你放心的睡吧!等你 醒过来,你会发现一切都不一样了,我爱你,小乖」玉极在白月的耳边诉说着一 遍又一遍的情话,慢慢的白月表情不再痛苦不堪,缓缓的睡去了。
 
  玉极看到白月开始退烧,运用自己的魔力把白月身上的伤口治好,便搂着白 月沉沉的睡去了……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善了个哉的 金币 +15合格